全台優質外約茶坊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4|回復: 0

女警的墮落歷程【1】

[複製鏈接]

1495

主題

5

回帖

4616

積分

涵涵版主

積分
4616
發表於 2023-7-29 02:02: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夜色籠罩下的街道行人已經很稀疏了,吳市的北區還屬於待開發的老城區,自然沒有市中心那樣繁華的街景,一到深夜非主要干道上幾家僅有的商戶也打烊了,只剩下路兩旁那些古董般的路燈不情願的發出慘澹的光,這個地區馬上要被改建成一個商展中心,這幾個月住戶陸陸續續的動遷了出去,所以兩邊的住宅社區多是空的。

苗秀麗獨自走在空曠的人行道上,下了公車離住所還有一路,途中必須經過這個拆遷區。要是一般的女人可能在老公或男友的陪同下才敢戰戰兢兢的快步走過這裡,苗秀麗卻沒當回事,悠然走過,當了五年的員警,經歷了太多的危險她已經不是普通的女人了,而是一個身手不凡的女警。

「搶劫啊!快抓住他。」突然一個女人的叫喊聲傳來,同時一個男人的身影飛快的閃過街道跑進了一旁的小巷。

「有搶劫!」苗秀麗意識到,她立即朝黑影消失的小巷追去,這完全是出於員警的本能。

追著黑影跑過了一大段曲曲折折的小路,苗秀麗來到了一大片荒涼的拆遷工地,黑影消失在夜幕中。

「真該死,讓他跑了!」苗秀麗看了看四周,到處是房屋的廢墟和齊腰高的野草,風忽而吹過把野草搖的沙沙作響,唯一照亮這裡的是月光和遠處慘澹的路燈。地形為罪犯提供了絕好的藏身處。苗秀麗繼續觀察試圖發現一絲半點的動靜,但這裡靜的出奇,她只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

「算了,還是先回去找到那個被搶的女人。」苗秀麗已不期望找到嫌疑犯了,她開始往回走。

「哈哈哈——怎麼遊戲才剛剛開始苗警官就要走。」一個帶著邪惡氣息的男人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誰!是誰在那,快出來!」苗秀麗問道,從聲音已經可以判斷出對方絕非善類,難道是那個搶包的罪犯?不可能,沒有罪犯願意自投羅網何況對方還知道自己的名字,莫非認識自己?

正在苗秀麗疑惑的時候,一個男人從離她不遠處的廢墟中走了出來,藉著明朗的月光苗秀麗認出了他,竟然是王小寶!更令苗秀麗驚愕的是一隻手槍握在他的手上。苗秀麗慌忙伸手去拔自己的配槍。

「別動,我的苗警官。你不希望自己身上多一個洞吧。」王小寶的威脅使苗秀麗停住了手。

「剛才搶包的是你嗎?」

「哼哼!不錯!但根本沒有什麼搶劫案,我做這些就是要把你引到這來沒想到會怎麼容易。」

「你想幹什麼!這是在犯罪,還是快去自首吧。」

「閉嘴,員警婊子!不然打死你。你們更本不知道我這四年是怎麼熬的,沒有自由,沒有女人,每天要看那些獄警臉色,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們這些員警!今天我就要你加倍償還!」

「你想幹什麼?」苗秀麗顯然有些擔心,他沒想到這個雞頭會對自己設下陷阱,她現在孤立無援且局面又控制在對方手中,她開始有些害怕了但仍要擺出鎮定的樣子。

「嘿嘿,我要幹什麼到時候你就明白了,現在你把槍和手銬慢慢取出來放在地上,別耍花樣,我手上可是真傢夥!」

沒辦法只好照他的意思做,苗秀麗緩緩從衣間掏出自己的五四手槍和手銬扔在了地上。

「踢過來!」苗秀麗照做了。她想尋找反撲的時機但機會越來越小了。

王小寶迅速拾起苗秀麗的槍和手銬。「轉過身去把手背過來,快點!」

苗秀麗明白王小寶要給自己戴上手銬,一旦他得逞自己也就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所以她猶豫了。

「怎麼想挨槍子麼!轉過去。」王小寶舉起了槍。那張原本醜陋的面孔此時更顯的窮凶極惡。苗秀麗終於屈服在淫威下轉過了身體。隨後手銬拷在了她的手上。

「婊子你也有今天!」王小寶開始放肆起來,「啪啪」他拉過苗秀麗狠狠打了她兩計耳光。

「你想怎麼樣!」苗秀麗跌到在地上,她真的害怕起來。

「別擔心,女警官,現在我還不想殺你。在條子裡難得發現你這樣正點的妞,殺了太可惜。我想讓苗警官去一個地方散散心,到時候就明白了,哈哈哈——」令人恐怖的笑聲有一次迴蕩在無人之地,苗秀麗多多少少猜到了王小寶話中的意思和他要對自己幹什麼,她絕望的低下了頭。

苗秀麗被王小寶拉上了早已準備好的小貨車,帶走了。

淫窟中凋零的警花

「嗚———嗚————不要啊!」

「不要!流了那麼多騷水還有臉說不要。我還沒爽夠呢!哦——苗警官,你的肉洞好舒服讓我不想出來了」

「啊————」從地下室不斷的傳出男人挑逗性的言語和女人的浪叫聲,耀眼的燈光下一個女人一絲不掛的趴在一張床墊上,雙手被繩索牢牢的反綁在身後,美麗的秀髮散亂床頭,強烈的燈光突顯出女人正在受虐的身體,女人的身體被擺成淫蕩的造型,肥大而豐滿的屁股高高翹起連同陰戶完全暴露在身後同樣一絲不掛的男人那淫褻的目光下,男人可說是瘦癟的身上卻有一條極其粗長的陰莖此時正兇狠的刺進女人那已紅腫充血的肉洞裡大幅度的做著活塞運動,兩隻手緊緊扶住了女人的柳腰控制著抽插的速度時而遊蕩在女人那對下垂的乳房和其他敏感地帶上,顯然女人已被幹了相當久了臉上浮現出痛苦卻有陶醉的表情,身體在男人有節奏的動作下不斷的起伏,兩隻肉足繃的緊緊的,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騷水早已順著屁股溝流下在身下印了好大一灘。

這個男人就是王小寶而在他身下的女人正是被他綁架的女警苗秀麗,在把獵物帶進巢穴後他便急不可耐的對被俘的女公安展開了性攻擊,到現在為止已經三個小時了,但他仍樂此不疲的在女警的陰道里瘋狂的抽刺,身下的苗秀麗早已不醒人世的癱軟在床上失去了反抗的意識,剛被雞頭姦汙時她還極力反抗但雙手被縛的她最終還是成為色魔肉棒下下的性工具,此時她感到全身火燒般的熱,隨著王小寶陰莖每一次深深的頂進自己的子宮屈辱和快感同時衝擊著她的理智防線,身為女警官竟然被一個雞頭綁架最後還慘遭淩辱苗秀麗覺得恥辱萬分。

「哦,女警官!我又要瀉了啊————哦——」王小寶的動作越來越快最後隨著一聲哀鳴他又一次把他那本已不多的存貨流在了苗秀麗的陰道里,原本粗大的陰莖頓時軟了下來滑出了女警的陰道。他扔下只有喘氣的勁的苗秀麗的身體,坐在一旁休息。

真是太令人興奮了沒想到計畫實施的這樣成功,自己竟然真的在姦汙一個女公安。在大獄裡的日子自己受夠了員警的氣忍氣吞聲的熬到了出來的日子,他發誓有朝一日定要那些條子加倍償還,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萌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抓一個漂亮的女員警好好的姦汙她把她變成自己的性交工具最後還要把這個女警調教成淫蕩的暗娼,就像從前他手下的那些淫濺的妓女一樣讓她賣淫。為了實施他罪惡的計畫,王小寶在找到了這間郊區的地下室作為他準備調教女警的淫窟,這裡遠離市區人口稀少交通也不發達且地下室的上面是一間普通的民房早已無人居住,王小寶沒花多少錢就買下了它,真是絕佳的場所。最後他開始選定獵物利用去公安局登記的機會他仔細挑選著美貌的女警,不幸的苗秀麗就這樣成為了他的目標,四年前志高氣昂的審問自己的就是這個婊子沒想到四年過去了這個警妞還是那麼美豔動人而且還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韻味正和自己的口味,在跟蹤了苗秀麗一週後可以確定女警是單身而且回住所的路上要經過地處偏僻的地區,正好下手。在精密的籌畫以後王小寶動手了,事情發展的異忽尋常的成功。現在這個曾經如此正義凜然的女警已經被自己蹂躪的幾乎要脫水了。「這個員警婊子看來沒有多少性交經驗,才幹了她沒多久就不行了,不過沒關係經過自己的調教後一定要讓她變成一等一的淫蕩女人,把女員警變成妓女的過程一定很有趣,哼哼————」王小寶心裡盤算起來,要是眼前這個女公安知道了自己下一步要對她實施的行動不知道該是什麼表情,王小寶偷樂著。「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徹底摧垮這個女人的心理防線,一旦成功她還不乖乖的淪為自己的性奴——」王小寶開始計畫下一步的行動。因為腦中想著淫亂的計畫剛剛射完精的陰莖又開始勃起了,「嘿嘿又開始了」他再次把女警的身體拉了起來讓苗秀麗盤腿坐在自己的懷中,兩隻手粗魯的罩住了苗秀麗那一對尖挺的乳房大幅度的揉捏起來不時去提一提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哦——你的奶子不大,但很有彈性乳頭也很棒,今後要用繩子好好調教。啊!——女警官讓我再捅捅你的小穴哦————」苗秀麗如一個假人般被肆意淩辱完全喪失了抵抗的意識,連續數個小時的姦汙近十次達到高潮但這個雞頭仍樂此不疲,苗秀麗明白是他女警的身份讓自己有了一種令罪犯發狂的魅力。王小寶又把他高蹺的肉棒頂在了已騷水直流的肉洞外。「要進去嘍。」他用力扯了一把苗秀麗濕漉漉的淫毛隨後狠狠的刺了進去,由於陰道內大量的騷水和精液殘留物,龜頭沒費多少力氣便頂到了深處王小寶隨即開始了大幅的抖動。「啊————啊————」地下室再一次迴蕩起被俘女警痛苦的浪叫聲。

苗秀麗在噩夢中漸漸恢復了知覺,她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白天還是晚上更不知道王小寶是什麼時候離開自己身體的,她只感到下身火辣辣的疼兩腿之間黏呼呼的看來是未乾的精液。整個地下室瀰漫的人體分泌物的腥臭味令她幾乎要嘔吐。苗秀麗試著動了動癱軟的身體卻發現綁在手上的繩索沒有了。她吃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

「終於醒了,我的警官大美人」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她一跳,原來王小寶一直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欣賞著女警被虐後的裸體,此時這個雞頭已穿上了衣服悠然的吸著香煙。

「我殺了你!」不知何處來的力量苗秀麗一下把王小寶摁倒在地上,死死的卡住他的脖子,苗秀麗幾乎使上了全部力氣,奇怪的是王小寶雖然臉上表現出痛苦的神情但沒有反抗的動作。最終苗秀麗放開了手,員警的職責告訴她不能殺了眼前這個曾經強暴自己的罪犯,他把王小寶的雙手反轉使他失去還手之力,準備尋找捆綁的繩索。

「哈哈哈——員警婊子你以為這麼容易就能出去了嗎!」被制住的王小寶突然笑了起來。

「住嘴!我要把你永遠送進監獄!」苗秀麗憤怒的對他嚇道。

「哼哼,我先讓你看些東西看完後再抓我也不遲,怎麼樣女警官,就在我的外衣口袋裡。」王小寶對女警說道。苗秀麗把手伸進他的西裝口袋掏出一個厚厚的紙袋。她隨手抖出了裡面的東西。

「天哪!」苗秀麗驚呆了竟然全是自己被姦汙時拍下的照片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如此淫蕩的動作,有一些還是近距離的陰部特寫,一定是在她昏迷的情況下拍的,連陰唇內乳白色的精液也看的一清二楚淫亂程度決不亞於色情雜誌上的A照。

「畜生——!」瞬間的震顫讓她鬆開了手,王小寶站了起來。

「喔!我忘了告訴你,你的這些照片我已經送給了好幾個朋友,相信不久會被製作成精緻的影集,如果我有什麼不測,這些照片馬上就會出現在色情雜誌上,對了也給你的同事寄幾套,美麗能幹的女警,居然是搖動屁股追求男人肉棒的淫蕩女人,那是多令人興奮啊!」

「你——你究竟要把我怎麼樣!」

「哈哈!我沒有想怎麼樣,只不過要苗警官你補償一下我這四年的損失」

「你要幹什麼?」

「嘿嘿!」王小寶的口氣轉趨嚴厲:”我要你當我的性交奴隸!”「什麼?

要我作奴隸?辦不到!」苗秀麗聽到王小寶的變態要求,厲聲的拒絕了。

「你以為還有你選擇的餘地嗎?」王小寶一步步逼問女警言語中帶有威脅的態度他從苗秀麗的神情中知道這個女員警一定會就範。

王小寶的話正中苗秀麗的要害,一想到自己這些淫亂的照片將會暴光,作為一名員警她還有什麼臉活在世上,但她又明白一旦自己向王小寶屈服,等待自己的會是更加屈辱的命運,落在這個雞頭手裡她將徹底的變成性交工具。

「考慮的如何?我的條件不算苛刻,只要你在這幾天乖乖聽我的話,我保證替你保守秘密,以後你還是女刑警。不然你現在可已把我帶走,怎麼樣夠公平吧!」

隨即他把一個黑色的金屬項圈丟在了女警面前。

「如果你答應的話就把這個戴上。」

「啊————」長時間的寂靜後苗秀麗發出了悽慘的哭喊聲,她低下了頭,呆滯的目光漸漸移到了眼前的這個淫器上,兩行屈辱的淚水流過美麗的面頰。王小寶完全找到了她的弱點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線。她慢慢拾起了項圈。

隨著一聲輕微的響聲項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黑色的淫具被苗秀麗白嫩的肌膚襯托的格外突顯。她仍一絲不掛的跪坐在地上等待著王小寶下一步的行動。

「嘿嘿!很好你很識時務女警官。放心這兩天我一定會讓你感受到以前從沒有快樂!哈哈哈……」王小寶大聲的淫笑起來。「成功了!眼前這個不可一世的女警已經屈服在他的威脅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如何把她調教成淫蕩的女性奴從而進一步訓練成賣淫女了。苗秀麗被王小寶牽進了浴室,警花終於在淫窟中凋零。

性奴女警官在淫窟內側的簡陋浴室裡王小寶開始擦洗獵物的身體,他讓女警如狗一樣匍匐在地上高高蹺起那豐滿的屁股,自己盆裡撈出浸透溫水的毛巾用一種異常溫柔的手法擦洗著苗秀麗的身體各處,苗秀麗異常屈辱的忍受著罪犯的著種特殊「服務」,雖然手上的繩索已被除去但她卻感到自己的心理卻被王小寶牢牢的捆住身不由己,這個雞頭已經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線正在一步步把她帶入淫蕩的地獄自己卻無能為力還心甘情願的做了他的性奴,正是莫大的羞辱,苗秀麗想到了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Loading...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